首页
部分多云
今天 2019-09-20
13 °C, 部分多云
部分多云
明天 2019-09-21
15 °C, 部分多云
0跟帖

温哥华油价破2元已成定局 省政府欲出手

  • 卡城东东 发布日期: 2019-05-07 评论: 0 浏览: 3571

2019年来,在多方因素影响之下,大温地区汽油价格一路飙高。在不断创下全北美最高纪录之后,本地油价也持续刷新着大温居民的认知上限。不久前看上去触目惊心的“1.5元/升”的价格,已经随着“1.7”时代的到来而变得令人怀念。

本周,省府和在野党分别就油价危机紧急发声。然而,政治干预在本质上似乎难以解决温哥华的油价问题。在可预见的未来里,本地居民似乎还将持续承受高油价带来的生活压力。

大温油价几乎“破2”省府终于发声救急

过去数周内,大温油价几乎以肉眼难辨的疾速疯狂上涨。截止至发稿日,大温多地87标号汽油价格已经突破“1.7元/升”高位,而本地多处91标号汽油价格已经进入“1.9”区间。大温油价迎来“2时代”似乎指日可待。

与加油站油价牌一样不断翻新的,是本地民众对于出行成本大幅飙高的不满。近日,背负压力的省长贺谨(John Horgan)终于打破沉寂,就大温的油价危机发声。

贺谨表示,他目前已责令省府各相关官员“考虑各类措施”,以求降低本地油价。

与此同时,贺谨还向联邦政府“求救”,呼吁联邦有关部门拿出举措,保护本地的汽油消费者。他甚至拿出即将到来的联邦大选向联邦政府施压,“如果到时BC省油价问题不解决,你们脸上可不好看!”

不少分析人士猜测,贺谨的态度预示着省府将重新考虑自己在受到社会争议的碳税问题上的立场。然而,贺谨对于油价问题的发言简短而含糊。省长只表达了“省府考虑救急”的意愿,却暂未给出任何的解决方案。甚至,省府至今仍未能明确自己何时能向公众给出相关方案。

显然,喊口号显然对于本地居民的钱包起不到任何的宽慰作用。在野党人士对此便颇有微词。

BC自由党领袖韦勤信(Andrew Wilkinson)即在近日批评道,“与其将油价上升的责任推给炼油厂和联邦政府,不如想想办法,对汽油的相关苛税作出限制!”

油商趁火打劫油价还要涨

对于全世界任何一个地方而言,油价高低都取决于如下四个因素:原油价格、供油商调价、油站调价和税费。

对于省府来说,从税费方面下手,听上去似乎是现阶段相对可行的限价手段。但是,稍加计算后不难发现,即便针对汽油减税,也难以从根本上解决本地的油价危机。根据本省财政厅透露的相关信息,目前本省针对每升汽油施加的税费为34.39分。除去23.75分/升的用于公共交通支出的相关税费,剩下的即是1.75分/升的省汽车燃油税以及8.89分/升的碳税。事实上,BC省早于2008年即开始实施了碳税。

因此,本次碳税调价对油价上涨带来的影响是有限的。依照省长贺谨本人的说法,即是“每升大概(只因为碳税)上涨了1分钱”。

无论贺谨的说法是否严谨,由省府数据可见,即便BC省就此全盘取消碳税,也根本不足以缓解目前的油价危机。

隔壁阿省新上任的省长肯尼(Jason Kenney)近来对BC省发出的嘲讽,似乎更直接地击中了本省油价飙升背后的要害原因。

几天前,肯尼在他的支持者集会上嘲笑BC省,“你们不是想建零排放温哥华吗?那我们就彻底断了阿省向你们的输油管道,满足你们的心愿吧!”

肯尼与阿省省民对BC省的不满显然来自于屡遭磨难的横山油管计划——阿省通过太平洋输出原油的宏伟计划,遭到了来自BC省的强大阻力。

目前,大温居民花高价购买的汽油中,只有极少数是本地产品,而当中多数进口自美国甚至亚洲。其中成本之高,不言自明。

明明隔壁省的汽油已经便宜到了一块钱一升的地步,BC省民却只有眼馋的份。与此同时,本省缺少针对供油商的限价措施。魁北克、新斯科舍等省都有针对供油商的价格控制政策。

缺少价格管控的BC省,几乎成为各路供油商眼中可以趁火打劫的“大肥肉”——我想涨几块,便涨几块。只要上述问题得不到解决,BC省的油价就还得持续面临油价上涨的问题。而无论是建管道还是立法,我们都很难在今夏见到突破性的进展。


来自: 
加国无忧

奇葩评论

加载中...